苹果正在毁灭设计:美丽背后的巨大代价

按:本文由掘金翻译计划翻译自《How Apple is Giving Design A Bad Name》原作者:Don Norman,译者:crackhy,校对:achilleo、iThreeKing。

曾几何时,苹果公司因为产品设计易于使用和易于理解而闻名。它是图形用户界面的冠军,总是能够发现可能的动作,清楚地明白如何选择动作,并且得到该动作明确的反馈。如果结果和预期不一致,系统有权力扭转该动作。

不再如此。尽管现在的产品确实比以前更漂亮,但是美丽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换来的。良好设计的基本原则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可发现性、反馈、恢复等等。相反,苹果公司为了追求美丽,创造出了很小很薄,并且低对比度的字体,许多视力正常的人都很难或者根本无法阅读这些字体。我们有连开发者自己都记不住的模糊手势。我们有很多人都不会注意到存在的出众特性。苹果公司的产品,尤其是那些建立在苹果公司为移动设备开发的 iOS 系统上的产品,已经不再遵守自己几十年前发展起来的众所周知,十分成熟的设计原则,这些设计原则基于实验科学和常识,把计算能力提高了几代,建立了苹果产品名不虚传的可理解性和易用性。可惜的是,苹果公司已经放弃了很多这些原则。诚然,苹果给 iOS 和 OS X 开发者的设计指导方针仍然对这些原则表示敬意,但是在苹果公司内部,许多这些原则不再实行。苹果已经迷失了方向,被风格和外观所驱使,以可理解性和易用性为代价。

 苹果正在毁灭设计

苹果正在毁灭设计。更糟糕的是,它使设计出只要外形漂亮的物品这种老旧的的理念重新燃起。不,不能这样!设计是思考的一种方式,决定于人们真实的,潜在的需要,然后给人们提供带来帮助的产品和服务。设计包含一个人对科技、社会和商业的理解。制作外形美观的物体只是现代设计的一小部分:当今的设计师们就城市交通系统,卫生保健系统的设计进行研究。苹果公司加强陈旧的,不足以使人信服的理念,即设计者的唯一工作要求就是使物品造型更加美观,甚至以提供正确合适的功能,增强可理解性,确保方便使用产品为代价。

苹果,你曾经是行业的领导者。为什么你如今变得如此自闭?更糟糕的是,为什么谷歌遵循你最坏的例子?

是的,曾几何时,苹果的计算机和应用程序便捷实用,容易理解且功能强大,不需要任何参考手册便可使用,苹果因此闻名。所有的操作都可以被发现(菜单的功能),都可以撤销或重做,并且有相当多的反馈,所以你总是能知道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用户被鼓励扩散,随着用户们的扩散越来越多的功能被显现出来。苹果的设计指导思想和原则是强大的,流行的和有影响力的。

苹果正在毁灭设计:美丽背后的巨大代价

然而,在苹果推出自己的平板电脑之后,苹果第一部基于手势界面的手机问世了,这次苹果故意抛弃了许多苹果关键的原则。没有了可发现性,没有了可恢复性,仅仅残存着反馈。为什么?不是因为这是个手势交互,而是因为苹果同时做了个激进的行动,为了达到视觉的简约和优雅,以可学习性,可用性和效率为代价。他们开始了出货系统,然而对于新产品人们在学习和使用上遇到了困难,人们开始渐渐远离它,当人们意识到这些问题时已经为时已晚,钱已经被苹果赚去了。即使到这个时候,人们还倾向于责备他们自己:「如果我不那么笨就好了…!」,其实这些本来就是设备的缺点。

今天的 iPhone 和 iPad 都在简洁视觉上做文章。优美的字体,清爽的外表,外来词,标志或是菜单都是整洁的。然后很多人不能读这些文章,它又有什么用呢?它仅仅美丽而已。

一位女士告诉我们她不得不使用苹果的辅助工具使苹果的小号字体变大能够阅读。然而,她抱怨说在许多软件的屏幕上,这种选择使正常字体变大以至于文本无法适应屏幕。重要的是她没有视力缺陷。她只是没有 17 岁时的视力,我们猜在苹果把字体宽度变得更薄,对比度更低以前,这位女士可以完美地阅读相同的文本。

苹果正在毁灭设计:美丽背后的巨大代价

什么样的设计理念,需要数以百万计的用户不得不假装自己是残疾的,以便能够使用该产品?苹果可能这样设计了自己的手机,使大多数人能够阅读和使用手机,而不必把自己标注为贫困,残疾和需要援助的人。更糟的是,辅助修正破坏了苹果自己很忠爱的美感,并且有时会使得文本不再适合在屏幕上显示。

1. 文本的可读性只是苹果公司的许多失败设计之一

今天的设备缺乏可发现:仅仅看着屏幕是无法知道哪些是可能的操作。你是否用一根手指,两个甚至多达五个向左或向右滑动,向上或向下滑动?你是否滑动或者点击?如果是点击的话,它是单击还是双击?屏幕上的文本真的是文本还是伪装成文本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按钮?所以很多时候,用户尝试触摸屏幕上的所有东西只是为了找出什么是真正可触的对象。

苹果正在毁灭设计:美丽背后的巨大代价

另一个问题是无法恢复不期望的操作。一个方法是撤销,这是以前图形用户交互聪明的做法。它不仅允许恢复大部分动作,而且使用户能够自由地尝试新动作,

当结果与他们期望不同时,他们自己能够恢复到上级操作。可惜的是,苹果发展到iOS以后,开始抛弃系统设计的基本要素-撤销,也许是因为撤消操作要求屏幕上有个撤销对象。对于现在更喜欢简洁优雅而不是简单易用性的苹果来说,这有损于自己的形象。撤销操作被取消了。所以你猜发生了什么?人们开始集体抱怨了。因此他们用另一种方式把撤销放回来了:通过剧烈摇晃手机或者平板电脑来撤销。但撤消并没有得到普遍的使用,而且除了摇晃没有其他方法知道撤销的存在。甚至如果你摇的方式不对或者某个特定的环境下没有撤销操作,你也发现不了撤销操作的存在。尤其在相对较小的设备上,触摸屏更容易出现误操作,例如无意点击了一个链接或按了一个按钮。这些无意的触碰把用户带到了新的页面。简单标准的校正这些偶尔误触摸的方 法就是放置一个返回键:Android 手机已经把返回键作为了一个通用控制,并且返回键总是可用。苹果却没有这么做。 为什么?我们不知道。他们在试图避免弄一个按钮或菜单吗?结果是苹果的做法确实获得了一个干净,优雅的外观,但是简单的外观是骗人的,因为这增加了使用的难度。在某些位置苹果确实提供了返回箭头,但是与谷歌 Android 却不一样的,Android 上的返回键到处都有,然而苹果的撤销和返回键由开发者来选择。并不是所有人能实现这些功能,也包括苹果。在没有任何信号的屏幕上(诺曼称之为“标志”),人们是如何知道该向上还是向下滑动,向左还是向右,用一个手指还是两个,三个,四个亦或是五个手指,是单击还是双击亦或是三击,长按还是短按?在知道这些手势后,用户必须得记住这些手势,「阅读手册」(什么手册?)或者无意中发现这些手势操作。苹果产品是如此地漂亮!结果有趣的是,当人们在使用上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只是责备自己。这样一来对苹果来说是好事,却对消费者不利。有人应该写一本关于这个的书。

好的设计应该是具有吸引力的,令人愉快的,用起来很棒的。但是用起来很棒要求设备容易理解和具有宽容性。好的设计应该遵守基本的心理原则:由理解到控制,然后上升到愉悦。这些原则包括可发现性,反馈,适当的映射,适当的使用限制,当然还有权力撤销某个操作。这些原则都是我们教给那些初步学习交互设计的学生的。如果苹果公司来修这门课,将会是不及格。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必填字段标记为*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